联合国气候报告的一处重要细则:控制甲烷排放已刻不容缓
本文摘要:降低二氧化碳排放是结束气候危机的重要。

甲烷从何而来?

甲烷是大家用于炉灶和家庭取暖的天然气的主要成分。它会在自然界通过火山喷发和植物分解自然产生,而垃圾填埋场、牲畜和石油天然气工业也会将很多的甲烷排放到大方中。

天然气被誉为美国向可再生能源转型的“过渡燃料”,由于它比煤炭更高效,燃烧时排放的二氧化碳更少。对工业范围而言非常重要的是——天然气在世界各地提供充足,而且从地下开采的本钱更低。

但,这种新的“更清洗”气体的支持者,总是忽视了一个危险的威胁:它可能会泄漏,未经燃烧就进入大方,从而引发显著的气候变暖。

甲烷可能会从油气井、天然气管道和加工设施本身泄漏。依据美国能源情报署的数据,美国有数千口活跃的天然气井、数百万口废弃的油气井、约200万英里长的天然气管道与数家处置天然气的炼油厂。

依据美国环保协会的一份报告,三分之一的美国生活活在拥有石油和天然气业务的县,这对气候和公共健康构成了风险。

亟需全球行动

IPCC的报告已明确指出,阻止甲烷排放是减缓地球温度较工业化前水平上升1.5度的重要。科学家们表示,世界各国领导人需要立即采取行动,解决所有温室气体排放问题,而不止是二氧化碳。

据国际能源署估计,用现有技术,全球石油和天然气行业可以降低75%的甲烷。其还估计,40%的排放在降低的同时不需要额外本钱,由于采集的天然气可以再供应。

美国总统拜登的气候特使约翰·克里的高级主管兼白宫联络官杜克在一次新闻电话会议上表示,降低甲烷与甲烷泄漏是拜登政府的最重要任务。杜克表示,“大家已经做出了让人难以置信的巨大幕后努力,筹备以更快、更全方位的方法在国内削减甲烷排放,与此同时,大家正把这作为一项外交任务来处置。”

气候活动家Lisa DeVille则敦促美国政府的政策拟定者严格降低甲烷排放量。北达科他州的巴肯油田环绕着DeVille居住的贝特霍尔德堡印第安保留地,2021年,科学家发现近1000口油气井每年泄漏27.5万吨甲烷。

DeVille表示,“大家在将来几年所做的将决定大家拥有一个哪种世界,大家留给大家的小孩一个哪种世界。大家需要飞速转向清洗能源,阻止化石燃料的碳污染,然后阻止甲烷泄漏。”

在国内,控制甲烷排放的进度也已经在提速。今年5月,中国油气企业甲烷控排网盟成立大会在京举行。中国石油等为网盟成员单位。该网盟提出,各成员单位将一同拓展行动,将甲烷控排纳入碳减排进步规划,全方位提高甲烷排放管控水平,力争达成2025年天然气生产过程甲烷平均排放强度降到0.25%以下,接近世界先进水平,并努力于2035年达到世界一流水平。

中国燃气控股公司则在上月中旬宣布与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签署了谅解备忘录,成为加入全球油气甲烷伙伴关系的第一家里国成员企业。

降低二氧化碳排放是结束气候危机的重要。但,本周早些时候发布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报告,初次着重强调需要防控一个更隐蔽的“敌人”——甲烷。这是一种无色无味的气体,在短期内其变暖能力是二氧化碳的80多倍。

依据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的数据,现在大方中甲烷的浓度比过去80万年来的任何时候都要高。在全球气温较工业化前水平上升的1.1摄氏度中,约有0.3摄氏度来自甲烷排放。这份由234名作者联合写作的报告明确指出,各国需控制二氧化碳以外的温室气体排放,特别是第二大温室气体甲烷。

IPCC报告的主要写作者之1、科学家Charles Koven表示,这是因为甲烷具备让人难以置信的变暖能力。Koven指出,“大家能在短期内缓解气候变化的最快捷方法就是通过降低甲烷排放。降低甲烷排放将在阻止全球变暖方面起到重要用途。”

Koven举例称,即使世界明天就停止排放二氧化碳,但因为这种气体在大方中停留的时间较长,全球气温在很多年内依旧不会开始明显降低。他表示,相比之下,降低甲烷排放是改变将来10年全球气温变化路径最易的办法。

全球甲烷分布

直到最近,追踪甲烷泄漏的地方和规模都还非常困难。不过目前,借用一流的红外摄像机和卫星设施可以估算出全球的甲烷排放量,科学家和监管机构得以更细致地获悉具体设施排放的甲烷规模。

斯坦福大学环境科学教授Robert Jackson表示,“对于二氧化碳,大家一直都了解发电厂和烟囱之类的地方会成为主要源头;但对于甲烷,直到近期几年,大家才了解少数大型出处到底产生了多大影响,与控制超级排放者对减排有多么要紧。”

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的最新评估强调,科学家目前对农业和化石燃料工业等人类活动释放了多少甲烷,与其对气候危机的影响有多大,有了更全方位的认知。在世界各地,化石燃料、农业和煤炭开采正在急剧增加甲烷排放。然而,具体源头和分布也因区域而异。

在北美,大多数甲烷排放来自石油和天然气生产,第二是牲畜排放。在中国,煤矿开采是最大的甲烷排放源,每年约2400万吨。

虽然农业是甲烷的主要出处之一,但Jackson表示,这部分的甲烷排放更难处置。“大家只能从牛身上下手,”Jackson表示,“大家可以需要大家停止吃牛肉,或者尝试给牛喂食特殊的饲料添加剂,以改变它们肠道中的微生物化学成分,降低这一反刍动物通过打嗝和排泄物排放的甲烷。但这对世界各地数十亿头牛来讲并困难。”

相关内容

热门推荐

更多

内容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