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案管理探路 剧本杀再也不可以“杀疯了”

作者: 未知 分类: 新闻 发布时间: 2021-11-18 11:32

风口上的剧本杀,首次直面真的意义上的监管之压。打造剧本负面清单,推行备案管理,经营单位将成“第一责任人”……日前,上海文旅局的一份《上海密室剧本杀内容备案管理规定》(征求建议稿)引发热议。狂奔和角逐之下,剧本杀本就已经告别了“及格”就能活得滋润的年代,毁誉参半的剧本杀必然迎来监管已成行业内心照不宣的事实。上海在监管方面的率先探索,可能只不过一个开始。

游走“灰色地带”

“必然是要管起来的”。在同意北京商报记者采访的前夜,资深玩家李尚刚刚结束了一场长达7个小时的剧本杀。在他的记忆里,剧本杀大约起步于2021年,真的火起来是在2021年末2021年初,剧本种类也从刚开始的推理本延伸出情感本、阵营机制本等。

“但一直以来,剧本其实是游走在一个灰色地带的”,李尚讲解称,一个要紧的问题在于剧本杀中的剧本到底算不算发行物?有的较为受青睐的本,印刷规模不可小觑,基本上可以等同于没版号的出版物。之前没管非常大程度上是由于印刷规模小,社会干扰力小,现在行业愈加火,再加上擦边内容的确存在,必然是要管起来的。

随着着娱乐和社交的双重属性,剧本杀在过去几年“大杀四方”,即使是疫情期间,行业规模也能逆势增长。今年9月,剧本杀内容发行品牌探案笔记刚刚完成数千万的A轮筹资,而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21年中国剧本杀行业进步近况及市场调查剖析报告》预测,到2021年国内剧本杀行业市场规模将增至170.2亿元。

但乱象也一直是剧本杀没办法避免的现实问题。黄色、暴力的剧本,恐怖、荒诞的话题,盗版紧急的剧本,让整个行业一度被诟病。

新华社曾在《变味的“剧本杀”》中点名剧本杀,指出正能量的“剧本杀”对参与者释放精神重压、丰富想象力、加大人际交流具备积极意义,但假如内容过于恐怖刺激,参与者又没肯定分辨能力,比如未成年人沉迷其中,反而会导致参与者现实和剧情的角色混淆,产生心理疾病。

在江瀚看来,此前剧本杀大规模涌现,事实上有它我们的问题。“大家可以预判,上海只不过一个先行者,将来可能会有更多的城市进行这方面的规范,甚至不排除将来会有政府机关进行全方位的市场规范,这种都是大概的。所以上海的先行先试对于市场来讲是有很积极的意义的。”

监管已就位

草莽年代,可能是过去几年剧本杀行业的一个写照:一边是蓬勃进步,一边是内容参差不齐、侵权盗版紧急,监管到了该出手的时候。11月17日,上海发布消息称,日前,上海文旅局向社会公布了上述征求建议稿,由此上海也成为全国首个将剧本杀纳入备案管理的城市。

剧本内容是管理的一大重点。征求建议稿明确了剧本及故事情节中不能出现的十大类情形及从业单位演职职员不能推行的四大类行为,对有涉及上述内容及行为的剧本整改通过后可予以备案;除此之外,上海文化旅游局还将打造并发布违规剧本的负面清单,为经营主体购置和管理剧本提供指导。

依据管理规定,密室剧本杀行业经营单位应付经营中用的剧本拓展自审,打造完善内容自审规范,配备满足自审需要的审核职员,打造适应内容管理需要的技术监管手段,将自审通过的剧本交由文旅部门备案登记。据了解,此项规定明确了密室剧本杀经营单位将成为剧本内容管理的“第一责任人”,须承担起把好剧本内容第一道关的重任。

但监管并不意味着“一棒子打死”。征求建议稿也明确,备案管理不是将行业“管小管死”的“打击式管理”,而是通过备案工作督促企业守好安全底线、规范有序经营,淘汰一批不好的内容剧本和违法经营主体,推进密室剧本杀行业向好向远健康进步。

备案管理也不会干扰企业正常经营。依据备案管理的工作需要,企业在正常经营的同时拓展自审及备案工作,备案过程中发现剧本内容存在问题,文旅部门将准时公告企业整改,整改通过后的剧本即可恢复上架。如剧本内容发生变化,企业仅需将更改后的剧本内容递交文旅部门进行备案,备案过程不会干扰企业的平时经营,但企业负责人在运营过程中应加大对疫情防控、设施道具等方面的安全意识。

在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看来,设立负面清单是目前最重要的重点。对剧本杀行业来讲,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参差不齐,不少产业参与方都在疯狂地进入这个市场,但不少东西,可以做或者不能做,没人知晓为何,或者说没人知晓边界在什么地方,负面清单的重要程度就在这里。另外,剧本杀备案的意义则在于监管开始出手进行市场的规制,由政府层面规范市场的行为,真的让市场走向一个合理角逐的方向。

北京商报记者 杨月涵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不过对于剧本杀的经营者而言,上海监管的出手可能不会带来山雨欲来的“连锁反应”。有地方的剧本杀门店老板表示,影响其实并不会非常大,除非监管到了很严格的地步,譬如会到每家门店查询有哪些本,会开什么本,但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不过对于一些新店或者小店,影响可能会大一些,由于涉及买本。而老店的本存量非常大,客户资源也不少,基本上不担忧这个问题。

李尚也曾与北京的一家剧本杀店主聊过监管的问题,他们的回答并不慌张,在他看来,管控其实对发行方的影响会比较大,但其实不少剧本的作者都是从编剧起家的,对于内容有肯定的把控能力。而且可以看出来,整个行业这几年也一直处于一种自我规范和约束的状况,“他们也知晓,不约束就会死得非常快”。

更要紧的是,在上述店家看来,这个行业“不是离了擦边球就活不下去了”。除去血腥暴力内容以外,本身也有不少出色的本。更要紧的是,大多数人其实是想通过这个游戏扩大我们的社交,需要摆在这里。

事实上,离职期间,李尚也曾细细考察过这个行业。据他察看,剧本杀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轻资产,整条产业链上,大概只分为作者、店家和玩家三个部分,其中作者一环可以包括美工、印刷、发行等步骤。

2021年的时候,不少店家其实是一边做发行,一边门店经营,等于“以店养发”。由于发行初期相对容易亏损,靠门店经营挣的钱补贴发行亏的钱,慢慢等发行做大之后,可以吸引一些出色的作者进驻或者投稿,就可以靠发行“赢者通吃了”。在投入方面,几乎只有两大多数,房租和“本”钱。另外就是职员的投入,譬如像主持人的DM和一些NPC的成本。

李尚对行业看得通透:至于一家店能否经营好,除去地址选择、宣传、DM的专业程度与门店的装修这部分基本需要以外,能否做到有特点才是重要所在。假如没特点吸引消费者,那样消费者可能更倾向于就近或者哪儿实惠去什么地方,没必要千里迢迢赶到这家店。

“目前已经不是做到及格就能活得很好的年代了”,在李尚看来,假如有很好的本钱管控,有很好的配套表现,一家剧本杀的门店可能能活,也会盈利,但要想活得好,一定远远不够,毕竟行业已经角逐非常激烈了。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天天基金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haochifengle.com/News/20211119/280.html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